濯清

【拿葡】 剪影

“Je suis de retour."

    拿破仑蛋糕径直走入后厨,尾音上扬,对正在专注于制作甜品的青年打招呼。

     葡式蛋挞斜斜看了他一眼:“不敲门询问就擅自进来可不是绅士的行为。”依然淡薄过分的语气,说是责备倒不如说连陈述的威力都没有,轻飘飘的羽毛一样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 拿破仑蛋糕毫不在意地坐在离他不远的椅子上,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他。

彼时正是春日下午的四点半,金橙色的光线打在他身上,把青年浅色的头发和眼眸衬得透明。

      把手头最后一个锡纸杯注满蛋液,葡式蛋挞有些意外的回转过身去看他,正正对上了那双笑得意味不明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 葡式蛋挞立刻转回头去。

       拿破仑眼睛笑得更弯了。

     “在等我开口说话吗?还是说,你内心本身就对我来这件事情抱有期待呢.”少年尾音上扬,带着撩拨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 葡式蛋挞打开了烤箱。

      拿破仑笑着叹了口气,从背后环住葡式蛋挞的腰,气息拂过他的耳垂:“你可真是不坦率啊。”

       葡式蛋挞垂下手,指甲掐进肉里:“胡闹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军校好严啊,每天都糖分不足,难过的要死了...”拿破仑撒娇似的在葡式蛋挞耳边吹风,手也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 葡式蛋挞转过身面对着他,蹙着眉:“....别闹,想吃...我做就是,你...麻烦...”

极力稳定自己的声线,可惜收效甚微。拿破仑欺身上前,吻住了他。


(拉灯。)


      两人分开时气息都乱的很,拿破仑过了好久才恋恋不舍的放开,认认真真的盯着他,像是要把他刻进脑海里。

      “你这一个月在军校如何?”稳下了声,葡式蛋挞问道。

      少年红色眼眸定定看着他,照例笑得自信:“有我的胜利之神在,胜利自然是属于我的。”又环住了他,满是对被心爱之人肯定的期待。

   葡式蛋挞对少年撒娇意味的黏人行为有点无奈,看着他认真的有点执拗的眼睛,鬼使神差地翘起了嘴角,向少年右脸颊上落上一吻。

    彼时日暮,赤色火焰灼耀天幕,剪出两道黑色的人影。

    “我要吃葡式蛋挞。”法语腔浓重的声音如是说。

第一次发文,文笔贼菜,请不要介意。